谁胜谁负!互联网大厂之间“原神”争夺战

总编3个月前快讯94

图片


《原神》掀起了大厂的“军备竞赛”。

3月14日晚间,世纪华通发布公告,腾讯以27.95亿重仓A股游戏巨头世纪华通,这与其2020年腾讯游戏开发者大会上频频提及“3A开放世界”的动作合拍;一天后,网易3A大作《代号:诸神黄昏》制作人在外媒采访中表示,游戏将支持手机、PC、主机跨平台联机,并以手机端为首要平台,这与《原神》上线时的配置一致;3月13日,完美世界手游《幻塔》动作优化PV发布,两周内B站播放量高达81.5万,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完成度最高的《原神》竞品。

《原神》的火爆,为大厂探明制造新爆款手游的可能。积累人才和技术优势、打造3A级游戏爆款,掌握下一款“原神”发行,是游戏大厂新一阶段的战略。

据SensorTower数据显示,2月米哈游《原神》移动端海外吸金超过1.17亿美元,自2020年9月上线以来,《原神》连续5个月蝉联出海收入榜冠军。

与米哈游相比,网易和腾讯这两家老牌选手陷入了增长瓶颈。据游戏工委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腾讯和网易在2017年至2020年游戏市场份额分别为37.42%、33.44%、38.24%,和14.46%,14.90%,14.43%,两者增长率均不足1%。《原神》的出现,为大厂寻求游戏版图扩张提供了参考路径。

原神的商业模式能否复制?它能否解决大厂们的增长焦虑?它会为大厂的游戏版图带来怎样的变动?

渠道封锁

2021年2月3日,《原神》以 7:3 的分成比上架小米应用商店,持平于《原神》在iOS、Google和B站渠道初上线时的分成比例。在国内厂商和渠道商普遍为五五分成的市场环境,有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渠道商的退让。

渠道商与研发商的分成矛盾,源于传统渠道对流量的控制。

2014年8月1日,由玩咖传媒联手国内一线智能手机制造商:OPPO、vivo、酷派、金立、联想、华为、魅族、 努比亚组成硬核联盟,主要为游戏研发公司提供一次性接入全渠道打包的功能。

这种联运分发模式的优势在于,手机厂商把控互联网入口,拥有大量习惯已被培养且垂直的流量。与传统渠道商相比,手机制造商可以同时覆盖商店、桌面、锁屏,浏览器等多个界面。同时,高昂的手机更换成本可以一定程度的保障用户数量与忠诚度。再加上各大手机巨头联合对市场份额的把控,硬核联盟曾一手制定出五五分成的行业标准。

据玩咖在2020年发布的《2019年硬核联盟白皮书》显示,硬核联盟在游戏用户中的渗透率保持稳步提升,从2018年64.6%增长到2019年的65.7%。据硬核联盟统计,截止2019年10月,迎合联盟旗下应用商店/游戏中心用户总规模达7.15亿。

资源壁垒和高额分成,是游戏厂商与渠道商的矛盾核心。即使是研发运营一体化的大厂,当私域流量触顶,也不得不转向和硬核联盟合作,在新的流量池寻找增量。

2021年元旦,华为游戏中心发布公告称,由于腾讯游戏单方面就双方合作做出重大变更,华为将暂停相关合作,将腾讯游戏从华为商城下架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,腾讯希望将产品分成从50%提高到70%,并就此问题和安卓渠道展开谈判,但华为作为硬核联盟的一员,拒绝了腾讯的提议,依旧保持55分成,并最终导致华为下架腾讯游戏。

这场争端最终以腾讯方的妥协而告终,18小时后,华为再次上架腾讯游戏。

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游戏巨头网易。2021年2月末,网易公布2020年Q4及2020财政年度业绩,在随后的电话会议上,丁磊表示,中国的安卓分成是全世界最贵的,高达 50%,网易有几个现象级游戏是 30%,比如《梦幻西游》。

他认为目前的分成生态是不健康的,这对产业生态而言非常不利,希望日后安卓市场能够在游戏分成上跟国际接轨,保持 30% 的分成比例。

同时,网易 CFO 杨昭烜透露,网易游戏来自 iOS 渠道的占比可以达到 50%,来自安卓渠道的占比可以达到三分之一,余下的来自于公司官方渠道。

根据网易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2020年全年,网易在线游戏服务收入达546.1亿元,占总收入74%。营业费用244.4亿元,较上一年增长37.6%,这主要是由于在线游戏服务和有道市场推广费增加,以及研发投入和人员成本上升。

作为以游戏产业为主要现金牛的互联网巨头,渠道分成费用的下降将给网易带来更多腾挪空间。

当手机巨头控制大部分安卓流量资源,“买量”成为大厂绕开渠道分成的常用手段。买量分发模式,即游戏公司为游戏做的广告投放,其优势在于,花费更少的钱,从应用商店以外的渠道,获得稳定、高额的用户。

但随着买量竞争的加剧,这一优势正在不断被弱化。

据DataEye发布的《2020移动游戏全年买量白皮书》显示,2019年平均每日在线投放数量为42812组,2020年为84145组,素材投放量同比涨幅96.55%,其中,网易、阿里、腾讯霸占买量公司的前三位置。

同时,据AppsFlyer统计,亚太区手游用户的获客成本是全球最高的,2019年达到了128亿美元,其中,中国移动广告花费最高,2019年游戏类应用的获客花费至少达到50亿美元,占了整个区域市场近半的比例。头部效应与竞争白热化已经成为买量市场的两大趋势。

图片

买量市场的游戏和投放的素材数量激增,巨头入场争夺流量进一步推高买量成本,意味着买量市场逐渐沦为红海。而随着买量成本的上升,“增收不增利”已经成为困扰游戏厂商的难题,除了官网、TapTap和苹果渠道外,买量分发成本甚至已经与联运分发成本持平。

一般来说,买量循环以LTV (生命周期总价值)为参考数据,当用户的LTV>新玩家导入成本时,这样的渠道投放才有价值。

但随着增量用户的减少,买量获得的收益持续下降。从长期看,高价买量分发的模式难以为继。如何寻找第三种获客的途径,降低获客成本,并深度挖掘用户潜力,是各游戏大厂迫切寻找的答案。

2020年9月15日,双端游戏《原神》上线,为游戏大厂提供了一种新解法。

截然不同的流量打法

3月13日,《原神》与KFC的一场联动意外火爆,短时间内数次登上微博、知乎热搜榜,甚至被当成文化输出的正面案例。在Reddit论坛上,有国外网友表示,通过这次联动活动才知道中国疫情已经控制住了。

图片

据百度指数显示,联动活动热度在3月13日当天达到高潮,原神相关关键词在PC及移动端热度指数高达94547,而在与原神二次元属性更为契合的B站,相关视频连续霸榜生活区,并在全站热度接近前十。

一次联动,让《原神》游戏圈的热度和活跃度显露无疑。

通常,对于王者荣耀等经典手游而言,社交软件绑定+买量+全渠道运营是常用的引入用户方式。有趣的是,原神频繁破圈背后,并未看到过多买量与联运的影子。

据DataEye发布的《2020移动游戏全年买量白皮书》统计,在9月买量公司TOP50主体榜单中,并未出现米哈游的名字,但在新浪微热点发布的《2020年9月手游网络热度指数TOP10》中,原神热度位列第七。截止今日,《原神》并未联运上线硬核联盟的任何一家运营商,其渠道端仅包括9月28日上线的B服和近期上线的小米服。

作为与官服同月上线的唯一渠道端,B站一直是《原神》流量中心。

截止2021年3月22日,《原神》在在百度贴吧、bilibili、微博的关注人数分别为95万+、534万+、111万+。由于《原神》故事背景丰富,其二次创作作品常年霸榜游戏区,多个KOL单个视频播放量超过100万,关注度极高。

通过游戏质量获取核心用户,以二次创作扩散影响力,借助舆论热度破圈,是米哈游的核心流量打法。其中,精准、高粘性的用户、丰富的二次创作环境,是米哈游钟情于B站的主要原因。

一方面,与头条等流量平台相比,B站的用户相对垂直,年轻人多,粘性高、且多为二次元受众,与《原神》的主要受众群体相符。公开数据显示,B站的Z世代用户比例超过80%,月均活跃用户达9280万,用户停留时间高达78分钟。二次元社区起家的历史,让B站聚集着大量的ACG(动画、动漫、游戏)人群,尽管随着B站的破圈,二次元氛围被淡化,但ACG依旧是B站的基本盘,这为《原神》发展核心用户提供土壤。

另一方面,B站的视频内容社区为《原神》提供了二次创作的环境,再加上《原神》本身具有一定的内容延伸性。大量的二次创作视频不仅能够提升《原神》的热度和玩家活跃度,还可以将其中被验证为精品的视频、表情包等创作内容反哺全网。通过B站的社区传播,向全网用户推广,达到破圈的效果。

以KFC x原神的品牌联动为例,站在米哈游的角度,此次品牌联动的本质是双方的知名度的交换,用较低的成本完成较高影响力的传播;原神选择KFC的原因,不仅在于KFC的知名度,餐饮这一大众化的品牌更有利于《原神》从二次元的小众领域破圈。

图片

B站则是破圈的催化剂。

3月7日,《原神》官方在微博发布的联动预告,玩家购买指定套餐并对店员说出口令“异世相遇,尽享美味”,才能获取联动徽章,这一羞耻度极高的口令直接成为up主们吐槽和梗图制作最好素材。自活动预热活动开始,B站出现了大量百万播放量以上活动视频,其中的精品作品还被同步到微博、贴吧等其他社区。

抛开原神盈利,高自然流量和活跃度带来的低买量成本,已经让《原神》成为资本竞逐的对象。

大厂基因病

但复制原神的道路注定艰难。

“随着开始做这款产品,包括逐步接触开放世界的游戏设计,我发现我们就像陷入了一个泥潭,越陷越深。”2019年,米哈游创始人刘伟在采访中回忆。

将时间调回2017年1月,彼时,原神刚刚以开放游戏立项,设定对标《巫师3》、《上古卷轴》等3A大作,初定研发团队为100——150人,是《崩坏3》研发人数的2倍,令刘伟意外的是,这一数字在两年后突破400人,《原神》的制作难度也一再突破预期。

一个披露的技术细节是,《原神》地形系统的一次优化改动会打乱其他地面系统的布置,极大的增加测试的工作难度。开放世界制作就像是许多精准的齿轮,每一个齿轮的变动都会引起连锁反应。

另外,与沉浸行业30年以上、拥有丰富3A游戏研发经验的欧美游戏工作室不同,《原神》团队欠缺开放世界研发经验,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主机平台研发人才稀缺。

一组数据可以看出端倪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《原神》项目总成本约为1亿美元,研发团队400余人,历时3年。而一般来说,欧美3A大作平均总成本约为3000——5000万美元,《原神》的投入已经远高于3A大作《巫师3》的总成本8000万美元,研发经验的缺乏导致开发人员数量与成本远高于预期。

对米哈游而言,《原神》的研制及宣发成本已经接近于2014——2017年的总利润。孤注一掷,是米哈游成功的方法论,但这与游戏大厂的赛马机制八字不合。

赛马制是大厂在竞争中选拔爆款游戏的机制。通常来说,由于爆款游戏难以预测,厂商通常会采用分散押注的策略,放开多个团队在同一赛道的竞争限制,以此来增加捕捉爆款的概率,但这也会鼓励各工作室注重短期收益,以及对旧有爆款作品的沿袭、继承。

就腾讯而言,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产品畅销榜上,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、和平精英、开心消消乐等10款移动游戏位列TOP20,都属于吸金能力较强且更加面向大众的游戏,或者与绝地求生等旧有爆款游戏模式相似。至于聚焦于二次元小众领域、开发3A级开放世界手游,腾讯等游戏大厂从未涉及。

事实上,在《原神》推出前,3A级开放世界游戏在国内尚且没有一条通路。

以国内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开放世界游戏《古剑奇谭3》为例,公开数据显示,该项目共耗资4000万元人民币,由50多人耗时3年多开发完成,发售后获得steam 85% 特别好评。但在销量层面,该游戏首发两个月内销量只有60万份左右,经历重重打折后,销量在发售600天后突破136万,扣除平台分成,游戏团队盈利不足一亿。这也导致了《古剑奇谭3》核心主创集体离职。

追求稳定、大众化,是让大厂维持市场领先地位的关键,也是大厂基因病的根源。

2013年3月,莉莉丝成立,创始人正是昔日从腾讯北极光工作室出走的策划王信文。凭借《刀塔传奇》、《万国觉醒》等爆款手游,莉莉丝一举成为出海头部厂商,目前与米哈游、鹰角和叠纸游戏三家游戏公司并称为上海F4。

同时,《明日方舟》、《崩坏3》、《FGO》等多款游戏也自2019年开始轮番霸占各类游戏榜单。

当手游市场开始从粗放式增长走向精细化,二次元、塔防等细分领域黑马频出,仿制换皮游戏市场反馈不良,大厂游戏版图已经出现裂缝。

《原神》们的出现,正在倒逼“大象”转身。

人才争夺战

疯狂收购是转型的前兆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在2021年的前两个月,腾讯共投资了18家游戏公司,其中包括海外精品游戏《饥荒》开发商Klei、《奇异人生》开发商Dontond等。

2021年3月7号,腾讯程序员毛星云在知乎平台发布招募令,并表示:天美工作室正在筹备3A主机游戏的研发,而且是包括主机平台在内的跨平台3A大作。

8天后,腾讯以27.95亿加仓A股游戏巨头世纪华通,持有股份从5%上升到10%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

与2020全年投资的32家游戏厂商相比,腾讯游戏在2021年的动作开始变得密集、紧促。自入股米哈游无果后,在《原神》巨额盈利的刺激下,腾讯的商业引擎已经蓄势待发。

腾讯进军3A版图的号角,吹响在2020年末。

2020年12月,正值《原神》上线后不久,“3A开放世界”的主题占据了腾讯开发者大会大部分篇幅。

腾讯互动娱乐市场总监刘星伦围绕《王者荣耀》IP 构建的实践经验,探讨了如何帮助IP设定明确的的世界观。而在11月初的腾讯王者荣耀五周年庆典,腾讯所放出的《代号:启程》预告片,正是以王者荣耀为IP的3A开放世界游戏。

作为与会者的腾讯引擎核心技术组负责人魏楠、以及光速工作室的总经理 Steve Martin,分享了3A 级游戏的开发流程和技术经验。

新浪游戏联合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《2021年2月游戏网络关注度分析报告》显示,2021年2月,腾讯游戏旗下的MOBA类手游王者荣耀以89.69的热度指数稳居手游榜首之位。

基于王者荣耀的广泛受众,将其打造成下一款《原神》,或将成为腾讯的战略之一。而此次腾讯开发者大会,更像腾讯进军3A游戏版图前的誓师大会。

但,参与3A“军备竞赛”的玩家不止腾讯。

2021年3月15日,网易3A大作《代号:诸神黄昏》制作人Ye Qian在外媒采访中提到,《代号:诸神黄昏》为沙盒策略MMORPG游戏,手机端是当前的首要平台,游戏将支持手机/PC/主机跨平台联机。

“3A开放世界”,“打通手机、PC、主机平台”,与《原神》上线时的配置一致。这款被业内认为对标《原神》的3A大作,昭示着网易的正式入场。

时下,由于国内缺乏3A游戏研发人才,瞄准国外具有3A游戏研发经验的工作室,已经成为大型游戏厂商的共识,网易也加紧了招兵买马的脚步。

2021年3月6日,据国外媒体消息,由暴雪、拳头以及V社前员工组成的新游戏开发工作室Theorycraft Games获得3750万美元A轮融资,据了解,本次融资由网易领投,其中,前《英雄联盟》执行副总裁Joe Tung担任工作室CEO;前《Valorant》、《守望先锋》以及《光环》技术主管Michael Evans担任CTO;前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收入和财务主管担任COO。

与最新投资的Theorycraft Games不同,网易在2020年6月宣称建立“专注于主机游戏研发”的樱花工作室,与此同时,网易还在公告中提到,“希望樱花工作室的建立,能够将多年来在PC游戏和手游领域积累的研发经验和技术沉淀,与日式研发相结合”。



推荐一个51链平台,可以买卖友链,可以交换友链,租广告位,我已经赚了3000多了,朋友们可以试试: 51链.

相关文章

罗永浩会不会跨界造车呢? 回应来了!

今日上午,罗永浩在社交平台上回复网友称,没有造车打算。日前,小米发布公告正式宣布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行业,引发热议。昨晚,市值风云APP发布微博表示,“现在大家一起祈祷吧,希望罗永浩老师不要宣布造车。”,...

押注100亿美金,小米要造车了

  2021小米春季发布会历经2天终于结束,雷军在最后30分钟时间的压轴信息是“小米要造车”,耐心听完之后你会发现,这之中的核心信息只有一个,雷军:信我,我要造车了。  本周3月26日,路透社报道称小...

美团到底在急什么?

 2021年3月26日,美团(03690.HK)发布2020年业绩公告,全年营收1147.9亿,同比增长17.7%;经营利润43.3亿,同比增长61.6%;净利润47.1亿,同比增长4.1%...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